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内之地 > 正文内容

余光中简介(余光中乡愁赏析800字)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1-11-26

年轻时的余光中

2006年9月8日,成都市杜甫草堂,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当代著名的诗人、散文家余光中。

已经78岁高龄的余老,在数百位诗迷的簇拥下,缓缓地站在了唐风遗址中的一座石碑下。

随着余光中伸手将上面的红布慢慢扯下,上面刻着的字,也渐渐清晰在众人眼前。

而石碑上刻着的诗文,正是余光中的那首,传遍大江南北的《乡愁》。

看着诗文内容,余光中亦是喜不自胜,他情不自禁地,吟诵了起来。

正当他念到“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时,这位本该严肃庄重的大学者,竟似老顽童般,开起了玩笑。

他环顾四周,高声喊道:“我的新娘在哪里?”

在众人一脸懵的哄笑声中,只听见不远处有人喊着:“在这儿呢!”

循着声音望去,一位气质优雅,身着粉红色上衣的老太太,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这正是余光中先生的爱妻,范我存女士。

余光中与爱妻范我存

余光中,是一位诗人。

很多人觉得,诗人是浪漫的,却亦是多情。

但大诗人余光中,却用自己的一生向世人证明,诗人也可以是浪漫且专情的。

他与妻子,以一生只爱一人的浪漫,书写了一段坚贞不渝的爱情神话。

余光中在成长时,正值抗战时期,所以,年幼时候的余光中,在某一段时间里,一直过着到处搬家、四处颠沛的生活。

17岁时,余光中,跟着父母来到了南京暂居。当时,年仅14岁的范我存,也与母亲生活在南京。

由于余光中的母亲孙秀君,与范我存的母亲孙静华,乃是同族堂姐妹。

所以,安顿下来之后,孙秀君便带着儿子,前往范我存家中拜访。

正是这次拜访,让余光中遇到了一眼万年的那个她。

彼时的范我存,年仅14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

可能是从小身体不佳的原因,略有些苍白的面容中,带着几分楚楚动人的娇弱感。

也或许,就是因为她身上的这种独特的韵味,让余光中在霎时间便被她深深地吸引了。

而对于范我存来说,这次见到余光中,更像是一种,在自己脑海中构想过无数遍的形象,终于揭开神秘面纱的感觉。

因为,在早之前,范我存就从母亲那里,多次听说过自己这位从未谋面的表哥。

在家中的口中,余光中大概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书读得很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好,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而且在绘画上,也很有天分。

年轻时的余光中与范我存

虽然,范我存对于余光中这个表哥,一直很好奇,但初次见面,少男少女之间总有一种微妙的尴尬。

所以,范我存也不好意思多和余光中的接触。

只在不经意的时候,偷偷多瞄了对方几眼。

据范我存后来回忆,当时的余光中,穿着一件麻布的制服,看起来有点严肃,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由于两人都很害羞,整场会面结束,两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只余光中在告辞离开前,对范我存说了句:有空到家里玩儿。

而就在这次见面的不久后,范我存就收到了余光中,寄来的一份同仁刊物。

不过有点搞笑的是,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写的竟然是“范咪咪”三个字。

这让范我存爆棚的少女心,实在有点尴尬。

不过,这真不是余光中故意而为之。

实在是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个表妹的名字,甚至不好意思去问,只是听大人们,一直叫她“咪咪”。

余光中之所以会给范我存寄这份报纸,是因为上面刊登了他自己翻译的一首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作品。

虽然范我存对于英国诗人什么的,并不了解。

但也并不妨碍,她对余光中的文采,心生敬佩。

有人说,一个女孩对男孩的爱情,很多情况下,都是从崇拜开始的。

这句话放在范我存身上,或许也挺合适的。

初见之后,两人之间虽有几次鸿雁传书,无奈世局变化,导致两人在之后的近五年时间里,竟未曾再见过。

余光中夫妇与女儿们

当时,范我存姑妈家的女儿嫁给了台湾的一位飞行官。

49年初,她的这位表姐夫,奉命从台湾飞到上海,执行撤眷任务。

本打算带着岳母一家离开,但范我存姑姑不愿走。

转而想起了自己侄女咪咪,便提出让女婿带着范我存先离开。

对于台湾,这个表姐嫁过去的地方,范我存一直心怀好奇。

再加上姐夫告诉她,台湾一年四季,都能吃上西瓜,而且不像上海那么冷,还有很多好玩儿的。

贪吃好玩,本来就是小女孩的天性。

于是,在母亲的赞成下,范我存匆匆收拾了一番后,便跟着自己这个表姐夫,先行去了台湾。

却不想,这一去,便是几十年,都未能踏上大陆的土地。

癫痫对小儿的危害有哪些

而当余光中一家,也辗转到了上海,特意去寻范我存母女时,却得知范我存已经前往了台湾。

到了台北后,范我存考进了一所中学,继续学业,却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其肺部患有疾病。

由于身体的困扰,范我存的学业,也未能再继续下去。

直到1950年6月,在香港滞留了一年之久的余光中一家,也来到了台湾。

经过几番波折,两家才终于又取得了联系,余光中也再次与范我存相见。

五年时间过去了,当初青涩少女,早已出落地亭亭玉立。

余光中曾在一篇诗文中,这样形容再见时的范我存:

“一朵瘦瘦的水仙,婀娜飘逸,羞赧而闪烁,苍白而疲弱,抵抗着令人早熟的肺病,梦想着文学与爱情。无依无助,孤注一掷地向我走来……”

同居台北又时有往来,让余光中与范我存之间的感情也日益加深。

然虽然二人之间生了感情,但他们的事情,却意外地遭到了双方家长的反对。

因为范我存的身体原因,让她很难能够承受生育之苦。

因此,余光中的父母,一直不同意余光中与范我存过多接触。

但即使父母的反对,余光中却异常坚持。

在他眼中,没有任何女子,能与表妹相提并论。

陷入爱情的年轻男女,便如同沾了火星的柴草,一点既燃。

相处之时,他们总会有说不完的话。

从文学到音乐、绘画,无一不能成为他们滔滔不绝的话题。

情感浓烈之时,余光中还在自家院中的一棵枫树上,刻下了“YLM”三个英文字母。

其中,“Y”表示余,代表余光中自己,“L”表示英文单词love,最后的“M”,则表示咪咪二字,代表的便是范我存。

三个字母合起来,正是:余光中爱咪咪。

而为了阻止余光中与范我存,余家父母开始不断给余光中,介绍其他女孩子认识,但即使再如何,余光中也未能如父母希望的那般移情别恋。

为了能与心爱之人相守,不论他人如何反对,余光中始终咬牙坚持,甚至不惜离家出走,表明自己的决心。

也许是出于年轻人的倔强,别人越是反对,便越要坚持。

在父母的反对声浪中,余光中与范我存的感情,不仅没有减退,反而愈加坚贞。

1955年,正在部队服役的余光中,受范我存喜爱绘画的影响,开始翻译《梵高传》。

而便是此翻译之事,也成为了余光中与范我存培癫痫病成都哪家医院治疗好养感情的浪漫之事。

余光中将自己翻译的内容,写在白纸的正面,反面则写上情诗,将其寄给范我存。

范我存则会将余光中翻译的内容,重新誊写在格子纸上,再寄回给余光中,随后,余光中再将其送到《大华晚报》上发表。

这部30万字的《梵高传》,就是这样在两人的合作中,逐渐完成的。

余光中范我存结婚照

1956年,余光中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地与范我存成婚了。

是年金秋九年,他们这一对才子佳人,在新生南路的卫理会教堂举行了婚礼。

这一年,余光中已经28岁。

距离他与范我存的第一次相见,也已经过去了整整11年。

对于女人来说,婚礼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却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分界线。

对于范我存,尤为如此。

毕竟作为丈夫的余光中,是一个“忙起来,可以连着几天关在书房,天塌下来都要劳烦妻子自己去挡”的甩手掌柜。

所以,婚后的范我存不得不自己学着操劳各种家事,照料几个孩子。

虽然婚前的时候,范我存因为身体原因,被断定不适合生养孩子。

但在婚后七年的时间里,范我存却接连生下了一男四女五个孩子。

虽然,他们这个唯一的儿子,在出生后不多久,便因病早夭了。

但拥有了四个小情人的余光中,依然觉得非常幸福和满足。

他满含爱意地给妻子起了个别称,“小袋鼠的妈妈”。

在婚后的忙碌中,范我存从当初那个“婀娜飘逸的瘦水仙”,逐渐变成了一个自信坚强的母亲。成为了全家人的“内务大臣”。

据范我存后来回忆,曾经有一段时间,她特别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三头六臂。

这样,在门铃、电话铃齐响,孩子痛哭,却锅中冒烟的情况下,她都能妥善处理。

虽然婚前的花前月下,变成了柴米油盐的忙碌。

但尽可能与丈夫一起出席文学活动,是范我存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的事情。

而余光中,虽然算不上一个多么体贴的丈夫,但却也有其“可爱”的地方。

有一次余光中到伦敦去出差,闲逛时,想要为妻子买件衣服。

但可笑的是,当店员询问他:请问贵夫人,穿多大尺码呢?

余光中顿时愣住了。因为他从来不曾关注过,衣服竟还有尺码的问题。

但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只见余光中不慌不忙地,走到同母亲有癫痫会遗传吗行的一位女士身边,轻轻拥抱了一下对方,转头对店员说:要比她大一点。

1986年,正值余光中与范我存结婚30周年。

在西方人眼中,30周年一直被人称作,“珍珠婚”。

所以,在当年的结婚纪念日那天,余光中也难得浪漫的送给了妻子一串珍珠项链,和一首名为《珍珠项链》的诗,表达对妻子的爱意。

2009年,余光中应某所学校邀请,在其校园中,召开了一场名为《诗与爱情》的讲座。

在讲到,古代诗人所写的爱情诗时,他笑着调侃,杜甫是一个不写爱情的诗人。

在他流传下来的一千多首诗作中,只有两首提到了妻子,用词称呼还是“老妻”和“瘦妻”,这样不美的形容。

接着语气一转,他一句“不像我”,令全场师生轰然大笑。

而当时的范我存,就坐在台下。面带笑容,静静地看着台上的丈夫。

不过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余光中是真的很喜欢写情诗。

在他全部八百多首的作品中,有一百多首都是以“爱情”为主题的。

2016年,已经白发苍苍的余光中与范我存,为他们相守60年的“钻石婚”,举办了一场宴会。

面对亲人好友的见证与祝福,余光中与妻子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然而,在这场幸福之约,尚未散去余热之际。2017年12月,89岁高龄的余光中,撇下妻子,先一步离开了。

不过,余光中却没有遗憾,因为早在《三生石》中,他已就经与爱人,定下了来世之约:

“我会在对岸

苦苦守候

接你的下一班船

在荒荒的渡头

看你渐渐地靠岸

水尽,天迴

对你招手。”

如今已经年过鲐背之年的范我存,深居简出,只偶尔会出席关于丈夫的一些纪念活动。

曾有人问范我存:你们是如何做到相守61年,恩爱却丝毫不减的?

一甲子的时光流转,在范我存的口中,只化为了一句简单的,“还不是两个相似的人,碰到一起就再也分不开了”

而如今,虽爱人已逝,但回忆悠长。她会在漫长且美好的回忆中,等待着与丈夫重逢的那一天。

为爱情,他们抗争了11年,也让这份情,在挫折与磨难中,发酵成了一坛醇厚香浓的美酒。

美酒香醇,饮之则醉。这一醉,便是61年美梦沉醉,不愿醒!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