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所食之粟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花心老爸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1-10-06

PART.1 麻烦多多 

  梅坤在县城工作,买了大套房,想把乡下老爸接进城来安度晚年,可老爷子总是推诿,无奈之下,梅坤只好按老爷子的意思,雇了一位姓金的农家大嫂做保姆,专门照料老爷子的生活起居。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梅坤开会路过老家,顺道来看看老爷子。他推开虚掩的房门,只见保姆俯卧在床上,老爷子正在为她捶背掐腰做着按摩呢。呃,这是咋回事?到底谁是主人谁是保姆啊?梅坤简直被眼前的情境搞懵了:“爸,您这是……”

  老梅头见是儿子,直起腰,捶了捶背说:“那啥,金大嫂身子骨不舒服,我帮她按摩按摩。”边说边拉着梅坤进了厨房,让梅坤帮着生火,自己淘米摘菜的忙了起来。

  梅坤憋了半天,终于开了腔:“我说爸,咱出钱雇请保姆,是让她侍候您的,可不是让您来侍候她呀!”

  老梅头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人家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自打进咱家门,一直待我不薄。只是,这阵天冷,她老毛病发作了。唉,她也是个苦命人,无儿无女,老伴也不在世,我帮她按摩按摩,兴许,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怪不得老爷子不肯进城,问题全在这儿,看来,他俩早就相好了,请她来做保姆,只是一个借口。其实,梅坤并不反对老爷子找个好老伴,可眼下金大嫂这种病病歪歪的样子,真要在一起过日子,那以后自己可是麻烦多多啊!

  过了几天,梅坤亲自开着一辆小车,停在老家门口,一下车,便乐呵呵地递给金大嫂一袋水果,说了一些感谢的北京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话,接着又对老爷子说:“金阿姨近来身体有些不适,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我想接您进城住几天,您不知道,您的宝贝孙子天天念着您呢!”

  老梅头本来有些犹豫,听梅坤说孙子想他,便动心了,回头又嘱咐金大嫂,要她安心养病,等他回来。随后,便和梅坤一起进城了。
  
PART.2 心事重重
  
  令老梅头有些遗憾的是,上初中的孙子应付似的叫了声爷爷,便去做他的作业,看他的电视,再也不和他搭茬。好在儿媳妇吴霞还算客气,特地为他准备了一间卧室,铺盖枕头也是新的。只是,老梅头总觉得像出差住旅馆,睡不踏实,迷糊了一晚,第二天便想回去。

  正准备开口告辞,儿媳妇却请来了一位老嫂子,说自己和梅坤这几天碰巧特别忙,怕老爷子一人在家寂寞,特地请来这位老嫂子,陪他唠嗑、解闷。老梅头见儿媳妇一番诚意,不忍推却,只好听其自然。

  老嫂子能说会道,和老梅头东扯西拉泡了一天,临走,儿媳妇偷偷塞给她二十块钱,老梅头这才知道,原来人家是家政公司的陪聊人员,全靠陪人聊天赚钱吃饭呢!第二天,老嫂子又来了,老梅头心疼二十元钱,说啥也不和人家聊,早早把人家打发走了,宁愿独自在家枯坐。

  挨到第三天,老梅头再也呆不住了,坚持要回乡下去。儿媳妇再三挽留说:“您万一要走,我也不强留您,只是,您等梅坤回来了再走不迟,要不,他会说我没侍候好,又要怪我了!”正说着,梅坤真的赶回来了。他头上直冒热气儿,气喘吁吁地拦住老爷子:“您还走啥,从今往后,您就和我们经常抽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住一起了!不瞒您说,那个姓金的保姆我已经打发她回去了,老家那栋旧房子,这两天我做主把它卖掉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本存折,拍在老梅头手中,“喏,卖房款全给您存在这儿,由您支配,您想咋用就咋用,我们不动您一个子儿!”

  老梅头听了,惊得眼睛发直,半晌,才哆嗦着嘴唇说:“梅坤,你,你咋这样呢?那房子虽然日后都是你的,可现在,它,它还是我的窝啊!你咋不吱声就卖了呢?”

  “老爸,您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其实呀,我们一直想把你接进城来,可您总是说舍不得那房子,不愿离开老家。看着您一年老过一年,我们越来越不放心让您一个人呆在乡下,也不放心让别人来照顾您。为了让您能和我们住在一起,安度晚年,这次,我和吴霞合计,故意瞒着您卖掉了房子,让您断了对老屋的那份念想。您要打要骂随您,做儿子儿媳的可是真心实意为您好啊!”说着说着,梅坤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

  事已至此,老梅头还能说什么呢!面对儿子“如此孝顺”,他万般无奈地叹了口气:“唉,随你们也罢!房子本来是留给你们的,既然卖了,房款你们就拿着,我反正也是吃你们的,喝你们的,还要钱干啥?”

  乡下没了栖身之地,老梅头心里明白:自己和金大嫂的黄昏恋,今生怕是没戏了!他每天只能呆在儿子家里,等他们上班下班。晚上虽然能见着面,可老梅头和他们搭不上话茬儿,除了吃就是睡,或者看看电视。虽然隔壁左右都有人家,可谁也不搭理谁。有几次,他好想和金大嫂打个电话,问问她的病情,在电话里唠唠嗑。可惜,金大嫂家又没电话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要想通话,还得从别人家转接。别的事儿让人转接一下倒也没啥,可这电话唠嗑儿让人转来转去的,那不是招人现眼吗?这天,他正发愁,看见儿媳吴霞从兜里掏出只手机跟别人聊天,那玩意儿小巧玲珑,不用电话线就能通话,多方便啊!老梅头顿时心中一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对了,给金大嫂买只手机!

  想到这里,他连忙去商店打听,这才知道,买只新手机,至少也得上千块钱。找儿子去要这笔钱吧,他开不了这个口!想来想去,决定自己去挣。可自己毕竟年过花甲,城里的重活儿干不了,能赚钱的细活都讲究高科技、高文化啥的,自己干啥好呢?为这事,他一连在街上转了好几天。转来转去,转到一家盲人按摩店门前,心想,自己不是有祖传的按摩手艺吗?这下可有用武之地了!

  他找到按摩店老板,亮出祖传的那套活儿,老板见他好使,便破例收留了他,并要他戴上墨镜,装成盲人来店里上班。虽然工资不高,可毕竟也能赚到钱了。

  此后,老梅头每天吃完饭便出了门,小两口以为他喜欢逛街,只是叮嘱他小心过往车辆,按时回家吃饭,别的也就懒得过问了。老梅头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心里的秘密,就这样,偷偷摸摸当了三个月按摩工,手指头都给按肿了,总算凑齐了买手机的钱。
  
PART.3 情意绵绵
   
  这天一大早,老梅头瞒着小两口,乘上回乡的班车。车到村前,他第一个下了车,远远望见金大嫂的家,他情不自禁地摁了摁怀里那款刚买的手机,心里怦怦直跳。可是当他走近门前,却发现门上挂着一把锁。什么药能治颠痫问了问左右邻居,这才知道,自从他离村进城不久,金大嫂就一病不起,半个月前,突然去世了!老梅头不由双腿一软,心里冰凉冰凉……

  在邻居的指点下,老梅头蹒跚着找到金大嫂的坟墓,抽泣了半晌,好半天才缓过气来,点燃一叠叠冥钱,然后从怀里掏出崭新的手机,一把扔进荧荧的香火里,喃喃自语道:“老妹子,这手机我是特地给你买的,指望你能用它和我唠唠嗑,没想到,咱在阳间用不着了……你若有灵,就收下这份薄礼吧!记着,念我时,就用它给我打个电话……”

  从乡下回城后,老梅头就像换了个人,一天到晚,只会傻呆呆地守望着电话机,电视也不看了,胃口也越来越差,到后来,什么也吃不下了。小两口请医生反复检查,也没查出是啥病。熬了一个多月,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小两口见老爷子大势已去,只好悄悄准备后事。这天,一家人围在老爷子跟前,只等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突然,老爷子精神灼灼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声音朗朗地说:“坤儿,快,来电话了,一定是金大嫂打来的,快给我接!”

  顿时,一家人都惊呆了,因为谁也没有听见电话铃响,不由你望望我,我瞅瞅你,不知所措。

  老爷子还在一个劲儿要接电话,梅坤无奈,只好将座机话筒递给他。

        老爷子双手紧紧地攥住听筒,贴在耳边,颤颤抖抖地说:“老妹子,你腿脚不好,不要出门来接我,就在家等着。别忘了,给我沏壶老茶,我这就来,就来……” (故事会在线阅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