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所食之粟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愤怒的公鸡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1-10-06

  一大早,退休老教师方叔一如既往地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晨报,忽然一拍桌子惊叫一声:“太猖狂了!”
  
  他这冷不丁一惊叫一拍桌不要紧,吓得老伴和儿子方同手中的牛奶杯子差点摔了,老伴捂着心口瞪眼叫道:“大惊小怪的,一大早发什么神经?想吓死人啊!”
  
  方叔抖着报纸叫道:“你们看、你们看,报上说一夜之间有两小区遭窃,居民损失惨重;更加吓人的是,有两户居民惊醒后跟小偷搏斗,竟被刺成重伤!这还得了?必须狠狠打击!”
  
  方叔一口气说完后,又若有所思地说:“小偷行踪不定,说不定哪晚就会瞄上我们小区,我们得提防着点……喂喂喂,我说儿子,我的话你听到没有?”
  
  原来方叔发现儿子手端牛奶却不喝,耳朵竖着却没听,眼睛直愣愣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听爸这一喝他才回过神来,说:“爸您说什么?噢,您说小偷,哪会这么巧就到我们家,爸、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上午领导安排我主刀,做一台胆囊摘除手术……”
  
  方同还没说完,老伴“啪”的一声,也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双眼放光大叫道:“真的吗?儿子,这是你人生第一台手术啊,哈哈,我儿子从此后就是一名真正的外科医生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保佑我儿子一切顺利!老头子,你不为儿子感到骄傲吗?”
  
  方叔并不像老伴想得那样万分激动,而是冷静地点点头,说:“难怪你会走神,唔,这是大事,也是好事,一定要沉着冷静,打响头一炮,不过,爸有两句话要说!”方叔的样子突然变得十分严肃。
  
  方同从未见过爸如此郑重其事,忙凝神洗耳恭听,只听爸说道:“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无比高尚,古话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可见从古到今医生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可身体突然抽搐怎么回事?是,现在有些医生的形象不太好,这个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身在医院心知肚明。我只希望一点,儿子,咱暂时改变不了现实、改变不了别人,但洁身自好还是能做到的,得我该得的,舍我该舍的,弱水三干,我只取一瓢饮——儿子,你能答应我吗?”
  
  老伴一听也神色紧张地盯着儿子看,只见方同深吸一口气,眼睛明亮字字有力地说:“爸、妈,我答应你们!”
  
  在医院办公室内,方同正作着手术前最后的准备,门被人轻轻推开了,有人怯怯地叫道:“方医生!”
  
  方同诧异地一看,叫他的是个农民模样的中年人,黝黑的脸上一副既紧张又畏缩的样子,认出来了,正是马上要动手术的那个女人的丈夫。
  
  那人反手关上门,走过来后忽然掏出一样东西,那是一个薄薄的红包,然后不由分说地塞进方同白大褂的口袋,神色忸捏地说:“方医生,这是点小意思,请收下!”
  
  爸早上的担心灵验了,方同一笑,掏出红包递还过去,诚恳地说:“我懂你的意思,心意也领了,请你放心,我一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做好手术。大哥你更需要钱,就用这钱给大姐养养身体好不好?”
  
  一声“大哥”、“大姐”差点弹出那人的眼泪,那人嘴唇哆嗦着还要坚持,方同故意把脸一沉,说:“请你尊重我,马上就要动手术了,请不要扰乱我的心神,否则就不能保证手术效果了。”
  
  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病人一家不用说是兴高采烈,方同更是兴奋异常,医生生涯开了个好头,以后一定会一帆风顺的。
  
  晚上,方同离开医院时已是华灯初上,他正脚步轻盈地走着,身后一侧一个昏暗的角落有人叫了两声:“方医生、方医生!”
  
  方同掉头一看,叫他的不是别感觉癫癫要发作自己怎么办人,正是上午要塞红包的男人,待方同走近后,那人手一抬,递过两只正拼命挣扎的鸡,一只冠红毛亮的大公鸡,一只膘肥体壮的老母鸡,尤其是那只大公鸡挣扎得十分厉害,好在它吓人的喙子和两只粗壮的腿被牢牢扎住了。
  
  这人的神色比之白天更加难为情了,声音小得像蚊子在哼:“方医生,你真是个好医生,技术好心肠更好,真让我们过意不去,我们不晓得怎么感谢你才好……我们农村人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人,刚才我让家里人捉了两只家里散养的鸡送过来,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方医生,请你一定收下,你再不收的话,我们真难为情死了!”
  
  借着星星点点的路灯光,方同看到男人的眼内闪烁着可怜巴巴的光芒,满是祈求和真诚,方同的心顿时一软,人家话都说到这地步了,再不收就不通人情了,便说:“做好手术是我们医生的本份,你己交过相关费用了,我们凭什么还要你们的东西?你啊你……要不这样好了,公鸡我留下,母鸡你带回,你妻子手术后需要老母鸡这样的滋补品——不要再让了,再让我连这只公鸡也不收了。”
  
  当方同接过大公鸡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暗喝一声彩,只见这只大公鸡雄壮极了,又大又沉,在方同手里直扑腾,以致于差点被它拽个趔趄,幸亏它的嘴和爪子被牢牢扎住,否则准挨上几下了。
  
  此刻家中爸妈正眼巴巴地等着,一见方同回来,方叔便急急地问道:“儿子,问你两件事,一是手术做得怎么样?二是,病人家属有没有送你红包?如果送了,你收没收?”
  
  方同得意地一扬头,说:“你儿子大学可不是白上的,手术很成功,至于红包嘛……”
  
  方同故意停顿一下,爸妈顿时急了,正要问,方同笑嘻嘻地开口了:“人家送倒是送了,可我没收,我当然不会收了,我是什么人?是光陕西癫痫病专业医院荣的人民教师方叔的儿子,我能给他丢脸吗?至于这只公鸡嘛,在回来的路上有个老农民吆喝着卖鸡,我一看这是只难得的土鸡,便买下了,明天一家炖汤喝。”
  
  方同不敢说这公鸡是人家送的,不出所料,爸高兴极了,哼着小调要找酒喝,说要隆重庆贺一下,妈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公鸡好公鸡好,明早可以听到它打鸣了,唉哟,说起来有多少年没听过公鸡打鸣了——公鸡嘴怎么给扎上了,我得给它解开,否则它怎么打鸣?”
  
  方同连忙说:“妈你小心,这家伙凶得很,小心给它啄着!”
  
  夜里,方同正心满意得沉沉睡着,睡梦中忽然响起一阵吵闹声,好像是鸟儿翅膀的扑腾声,方同迷迷糊糊地想:深更半夜哪来的鸟儿啊?翻个身还要睡,阳台上突然响起一声惨叫“啊!”
  
  就这一声把宁静的夜惊得粉粉碎碎,方同一跃而起睡意全无,不好,进小偷了,小偷真的进了咱家了!
  
  当方同打开灯箭似地冲进阳台时,正看到有个人痛苦地打着滚,口中连声哀嚎,借着客厅照过来的光,隐约看到那人双手捂着眼,而一个东西正愤怒地进攻着小偷,那不是别的,正是那只大公鸡!
  
  原来晚上方同妈松开了公鸡的嘴,结果倒好,夜里大公鸡不停地啄,竟然啄断了绑着腿的布条,一旦自由可把一向骄狂得目空一切的它气坏了,正没处撒气,小偷顺着落水管拉开阳台窗户进来了,公鸡顿时大怒,闪电般发动攻击,一啄之下竟然啄出了小偷的一只眼珠子,它还不依不饶,用钢钩一样的爪子继续厮杀!
  
  一见方同出现,小偷挣扎着要爬起来,方同大喝一声扑上去死死摁住小偷,小偷这下真急了,也顾不上剧疼了,猛一下抽出刀朝方同刺去,方同的惨叫声随即响起,他被刺中了。就在这时,方同的爸湖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妈过来了,更多的邻居赶来了……
  
  好在方同的伤并不重,只是刺伤了右小腿,幸运的是小偷被大伙抓住了,然后警察顺藤摸瓜,抓住了更多的小偷,彻底打掉了这个犯罪团伙。
  
  在病房里,等警察、记者、医院同事和邻居走后,望着一屋子的鲜花,方叔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儿子,幸亏你白天没有收红包,否则,哼哼,这就叫人在做,天在看,好心必有好报!”
  
  方同妈连连点头,又眼泪汪汪地心疼儿子的伤,方同却不忿地进出一句:“还好心必有好报哩,如果真有好报,又为什么让我挨小偷一刀?”
  
  方叔一听突然把脸一沉,严肃起来,说:“为什么让你不轻不重地挨一刀?这也是报应,我问你,公鸡哪来的?”
  
  方同一惊,老爸竟然目光如炬看穿了一切,可爸是怎么知道的?他正要支吾,方叔说了:“你还要说买的是不是?还亏你是个医生哩,咱们外行都知道公鸡老了身上会有毒素,不能吃,加上老公鸡肉柴不好吃,你这个专业医生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了,你长这么大连一根青菜都没买过,菜场大门朝东朝西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偏偏在你做人生第一台手术时会买上一只公鸡?儿子,因为你没收红包只收下公鸡,所以老天让公鸡保护了我们,以示嘉奖,同时又因为你收了人家东西,所以老天让你受点小伤,看,老天就是这样赏罚分明、毫厘不爽!最后,我送你一句话,叫小时偷油,大了偷牛,今天你收一只鸡,明天红包你就不会拒绝了!”
  
  方同默默听着,忽然一呲牙一挺身,竟然下床,爸妈一起惊问:“干什么?”
  
  方同一把用力扯动了伤口,虽然疼得冷汗直冒,可神态前所未有地坚决,说:“我这就找那农民大哥去——我要把公鸡钱还给他!”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