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止其重器 > 正文内容

皈真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0-10-20

  他是“真爱”那个女孩的,这从他谈及她时所表现出来的神情,一望即知。这份“真爱”,在他心里,已生根发芽,若想硬生生地割舍,就会引来撕心裂肺的疼;这份情,如同窖里藏储的百年“茅台”,一经打开,酒香四溢,未饮先醉。
  
  他有个外号,叫“毛毛”,这是从一部孩童特别喜欢的影视剧中照搬下来的。影视剧的名字已不记得,时日久远,很多事就是这样被遗忘了的。只记得剧中的主角是一只黑猩猩和一只白色的小狗,小狗的名字好像是叫“哈尼”,这也是记不清的事了。单只记得猩猩的名字叫“毛毛”,大概是两者之间,因“名”相系,所以,直至今日,在事世如潮中,仍能对此记忆犹新。
  
  女孩也有外号,叫“小鱼儿”,虽不典雅,却也不似好友外号那般诙谐,招旁人笑话。女孩取名也有典故与出处,她姓名后面是一个“渝”字。周瑜的瑜是“王”字旁,所以公瑾才能身具帅才,统领三军,成就功名伟业。她的“渝”大抵是五行缺水,再加上父母望女成凤的希冀,恐是费了一番功夫,方才斟酌出两者完好结合的“渝”字。既让孩子“五行”圆满,又蕴含了自己期望女儿能似“公谨”那般建功立业的希冀。单凭此处,为人子女者,也该稍懂得父母的用心良苦了。“小鱼儿”这个外号,取的也是“渝”的谐音,出自那一时期正热播的电视剧《小鱼儿与花无缺》。
  
  他俩同一年念的高中,同校同级,高一时候不同班。彼此间相识,是在高二时期,由于文理分班,世事如棋,两人都选了文,机缘所在,圆了同班的份。
  
  毛毛此人,从脸貌轮廓上,予人的第一感即是一个憨厚老实之人。个子不高,一张国字脸,皮肤稍显得黝黑粗糙。本来就已有些肥胖,那不高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眼镜,愈发添了些“呆”气,却也因此得福,沉稳厚重的一面也因此凸现了出来。正应了“表里如一”这个词,他心地极好,乐于助人。和陌生人不多话,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滔滔不绝,很能诙谐与搞笑。难得的是,很会关心别人。旁人托他办事,他会当成比自己的事还重要,尽心尽力地去办。倘若事没办好,别人笑着说“没事、没事”,他却兀自一副难过的表情,事后定要躲着别人好几天,总是觉得愧疚,对不住人家;若别人因托他之事办得不成功或不够好,别人显得难过,他会更加难过,为此要自我困顿消沉好一阵时间。当然,胆子是有一些小的,朋友时常笑话他缺少一些男子汉的气概。呵,少年人懂得些什么呢?所谓的男子汉气概就是被揍与揍别人。他正因胆子小,所以,真诚善良、容忍宽容的这部分性情,就像雨后的春笋,独独吸收到了养分,得到了最好的生长。这一类人,若此生没有太大的人事更迭和变化,生命在阳光雨露中照此延续下去,最终将是一个值得女人与之托付终生、男人与之结为至交的“上乘”男子。
  
  小鱼儿呢?长相可算是俏丽的!她皮肤白皙。有着细而尖的下巴。小巧红润的唇,解颐一笑间,不仅露出令人称羡的一副贝齿,右颊还会现出一个呈满单纯和快乐的小酒窝。远看是一张鹅蛋脸,近看却要宽些,有些过于丰腴。一双明亮的眼睛上面,有着一对像一勾新月般颜色稍淡的眉。只身材欠佳,稍显得胖。这两处不对衬,便使得一件上乘之品降至中等,令人扼腕叹息。她平日里的衣着服饰,除黑白两色外,其余那些“红绿紫青蓝”,都是浅淡的颜色,又时尚又大方不落俗套,并不失青春女孩所特有的魅力与娇柔。
  
  毛毛和小鱼儿是何时开始交往的,旁人都不清楚。只记得是在一场球赛刚结束,大家正在场外休息,不知是谁偶尔间一睨,喊将出来,这才发现,从始至终,小鱼儿都坐在足球场旁边的林荫下观看着比赛。我们都是一副纳闷神情,各自沉吟:“是呀,同班这么久,虽不熟稔,但也看得出来她并不喜欢看足球,从而也不曾见她到过足球场。再者,虽是同班同学,仅限于认识而已,平素从未有过接触,更谈不上有交情。那么,今日为何如此反常地出现在此地呢?何况还看了一场90分钟的比赛。显而易见,大概是其中某一位和她有着远非‘同学’可比的关系…”。
  
  我们十几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从彼此的神色间找出些许端倪。正当大家窃窃私语、相互猜疑之际。只见小鱼儿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裤上的尘土,一边朝我们休息的方向走来,一边打开反背在胸前的双肩书包,待看清她所取之物是一瓶纯净水时,她已是走到只距我们百米之遥的地方。大家屏气敛息,心头暗喜,等待着谜底的最后一步揭晓。这时,只见一直沉默的毛毛,讪讪地笑着,一副傻气而欢喜的神情,晕红着脸站直身来,小步绕过身前的几名队友,对着小鱼儿的方向,快步地治疗癫痫最好的药物有哪些迎了上去。
  
  大伙竟没想到此事主角居然是他,幡然憬悟之下,再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他的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兴奋的“哦嗬”声及逗趣的口哨声。
  
  自此,毛毛和小鱼儿之间的恋情“大白于天下”,一段很短的时间过后,大家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他俩也公然地手牵着手出现在大伙的视线里。因毛毛的关系,大家经常在一起玩闹,时日长久,自然也和小鱼儿结成了朋友。
  
  俩人的恋情非常顺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是花前月下,如胶似漆。
  
  两人一起上学到校,各自私调座位成了一桌。早餐只在一起吃。中午放学,就是一番情深意长的话别。吃罢午餐,再一起结伴上学,一起去外面吃下午饭,一起逛街。接着,又一起来校上晚自习,随后一起下自习乘车归家。在家里,一天的必作之事还没有结束,楞还要煲一锅甜蜜蜜的电话粥。我们从他俩的身上,得到了书上所没有的“合而为一”数学定律结论:“一个少男,一个少女,“加号”就是爱情,只要满足与此相同或相似的条件,一加一就能等于一”。
  
  高二这一年,就这样风平浪静、少年不识愁滋味地过去了。当这一年的时间走到尽头,也已到了我与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城市,以及这城里彼此相熟的人和物说再见的时候。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转了学,在自家所在的另一座城里,远离了已经同窗两年相伴相知的朋友们,开始了自己形只影单的高三生活。
  
  离开的这段日子,正是紧张备战时期,大家忙于应付家人和老师的管教、忙于应对“青灯黄卷十几载,龙飞凤舞凭笔锋”的考试,虽不至就此断了音讯,但已很少联络。这一年里,只知他俩仍在交往,只是这其中,少了自己的见证,已不知有多少欢乐事,或许,也有伤心时。
  
  一年后,我与毛毛一起乘上了北行的火车,准备在一个被誉为“十三朝古都”的城市——西安,于此地度过四年的光阴。小鱼儿恋家,不报外地较好的学校,加之考试临场失利,又不想补习,无奈之下,只得进入一个大专院校。学校与家,同处一个城市,距离很近,有事无事,便可回家。
  
  时间从不停止,无情地把一对热恋相爱的情侣,推到了离别的车站。临行前,小鱼儿来为毛毛送行。刚开始,我不识趣地坐了临窗的位置,后来念及此处,憬悟过来,才急忙与他将座位两相调换。
  
  起初,毛毛在车上坐着,面不改色,看不出悲喜,只透着车窗玻璃,专注地看着小鱼儿,缄口不言,罕有的沉默。小鱼儿也只顾专注地与他相望,脸上是难舍难分的悲戚神情。知小鱼儿与他,彼此都割舍不下,非常难过。面对离愁别绪,心中有泪,只是还不到没出眼眶的时候。看着此情此景,不免顾影自怜了起来,觉得他有小鱼儿来送,亦是好的。不比我,心里想着的那个人,尚不知晓,此时的我,身在何处。
  
  女孩的眼泪毕竟还是浅些,在车临近启动时,小鱼儿先哭了起来,两行清泪,顺着脸庞不住地往下淌。自己顾不得揩,只对着毛毛,抬起手臂,虚弱无力地挥动,像灵魂被抽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在勉力支撑。坐在车内,近在身旁的毛毛,早已是心酸难禁,紧紧地抿着唇,唇角时而轻微、时而强劲,不停地收缩跳动,显然正在强力抑制着悲伤。但最终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抵制不住那如火山爆发般的离愁别绪,只见那满眶的泪水,已是大颗大颗地滚落。正是“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几滴管束不住的眼泪,硬是要夺眶而出,我别过脸去,顺势将泪迹抹净.
  
  车开始慢慢地移动,已是到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的时候。汽笛一声肠已断,今朝离别后,身居异地念伊人,从此天涯孤旅。
  
  来到西安,面对一个繁华喧嚣的都市化城市,只有无尽的新奇。初来的一段时间,东南西北,听别人说哪里好玩,就五六成群地结伴前往。待心定气平下来,生活安定而有规律,不再作那之前的糊涂事了。他和小鱼儿,从来时到现在,煲电话粥简直就是两人的家常便饭,大有“一日不说,如隔三秋”的惨状。
  
  毛毛家的家境殷实,父亲做的是锌矿生意,拥有几个小型炼锌厂。按理说,他过的应是公子哥般的逍遥生活。但他父母管制严格,在经济上决不放纵他胡乱花销,再加上他自己也懂事悉理,每月就是固定的几百元生活费。而小鱼儿的家庭,或许是近期出了些状况,她跟着母亲过活,家里的收入和所需开销,只凭母亲一人辛苦所挣,赖以解决。生活上显得拮据,小鱼儿宁愿啃馒头吃咸菜地节省生活费,也不愿给母亲再添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负担。
  
  毛毛听闻此事,急在脸上,疼在心里。自此,每月从几百元的生活费里,硬是挤出两至三百,寄给小鱼儿作生活费。自己一日只吃简单的两餐,每日必有一餐是一包便宜的方便面。这付出是够辛苦的,自己不仅要在每日里忍受思念的煎熬,还要时不时地忍耐胃里的空虚烧灼。他后来回忆着说:“西安一年,恍若十载”。说完后自顾自地笑。
  
  在西安只一年的时间,他已决定不再呆下去,也不顾家人的劝阻,一意孤行地坚决回了家。我打电话问他,他没作正面的回答。我想,这离去所为何事,也许能料中十之一二。毕竟,这一年里,发生的事情,令人意想不到的、痛苦的、迷茫的、伤心的,真是太多太多了,叫他一瞬间,接受不了这种现实残酷的状况。人虽活在这里,心却跟死了一样。整个人,极少笑,也不太说话,往常的幽默感,似须臾间消失殆尽。人没有生机,没有热情,没有一点阳光的、明朗的地方,似只有一根狼牙棒,悄无声息地,一下又一下地敲在脑袋上,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疼。人的灵魂,像是早已飞离这躯壳一般,只剩下个行尸走肉。
  
  原本以为,毛毛回去后,他与小鱼儿就不用受这相思之苦,两人可以按所设想的蓝图,顺利地结婚,有个小孩,相知相伴。年老时分相依相偎,坐看斜阳,追忆着急景流年里最浪漫的事。两个人的一辈子,就这样朝夕相伴,幸福度过。
  
  世事如棋局局新,各有各的打算。归根究底,世事,只替人背了个“莫须有”的罪名,一切善恶之果,其根源,皆来自于人类本身。世上有人善,亦必有人恶。以恶欺善,是大自然“以大欺小”的另一种形式的演变,“实质”却是一样。人只是一种高级动物,无论进化状况在怎样高级,终究脱不了“动物”一词,也解决不了“兽性”的根本。
  
  毛毛他父亲所经营的事业,此时也遭到了一些意外的颇大的挫折与打击。在买进矿石的时候,被别人设计下套,手段高明地将毫无价值的矿石进行调包,被骗走了一大笔钱,厂子也因缺少生产元素而导致停产。当然,这样的事,虽不至于摧折得一蹶不振,但也已动摇了根基,陷入了发展难、放手也难的两难处境。毛毛此时回家,自是没有好日子过。父亲让他回去,就算他是去玩,去消磨时间,他父亲也供他玩足这四年的时间,现在回来,太过于丢面子。毛毛当时是铁了心肠,死活不肯。面对如此执拗的孩子,作父亲的也束手无策,几番较量,败下阵来,只得挂了白旗,遂了他的心意。盛怒之下,开出一条苛刻的条件,要想留下,不去念书,就休想在城里过安逸日子,让他滚回老家去种那二亩薄地。他父亲此举,只是恨铁不成钢,想让自己的孩子懂得生活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道理。就这样,毛毛就此下地干活,拾起从未拿过的锄头,闻鸡而起,日暮而息。
  
  农活实在辛苦,当回家面对父亲,毛毛自是从未敢开口言苦。只有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着实不愿自己的儿子遭这个罪。揉眼抹泪的与他父亲商谈了几次,把他父亲的心亦哭得软了,便先让他回城,至于做什么和能做什么,日后再行安排。
  
  刚开始时,他父亲的余怒还未消,让他去跟着亲戚跑拉煤的运输车。这种车,有的是人红车黑,有的却是人黑车也黑,人黑就是没有驾照,车黑就是没有行驶证和没缴养路费,更严重的是,所拉的运往别处的煤,是偷税漏税的行为。这种车,在高产煤矿的贵州地区,早已泛滥成灾,成为政府严厉打击的对象。
  
  毛毛所做之事,很简单。夜黑风高,正是车私装煤货之时,为保安全,让他背个包,包里有几支手电筒,几包香烟,两三个手机,手中持一根电击棒,一个人就上了路,去到远离装货地点的几里处,在公路旁的庄稼地里,有时是山腰或山顶,找一个别人看不见而自己能清晰瞧见别人的凹地,做好伪装,隐藏起来,双眼盯着路面,注意观察是否有警车前来缉捕。若发现情况,立时打电话通知,车和人立即逃逸。这样一藏,最短也是两三个小时。
  
  过了几个月,他父亲已经怒气全消。为人父母者,谁不心疼自家儿女,更何况,还是独子。他父亲把他叫了回来,买了个“双桥车”,让他自己拉货,这次是“人红车也红”,不必再干那提心吊胆的勾当了。
  
  毛毛赚的第一笔钱,就从中花了一千多元给小鱼儿买了个手机。此时的小鱼儿还在念书,一年后毕业。
  
  有一次,拉的好像是毛织毯之类的物品,毛毛为了把一车装得满满的货物尽快卸完,让自己能乘着天时未晚,可以多拉一趟活。为此,自己也跟着卸货的工人们爬上装得漫顶的车厢,将袖口捋至肘间,卖力地帮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着卸货。在卸货的中途,就发生了意外,由于他脚下踩滑,从车顶跌落下来,右腿先着地,摔了个骨折。俗语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这样,活也做不成,只得在家里闲了下来,安心养伤。
  
  小鱼儿这段时间来看过他三次。­
  
  第一次,是她一个人来给他做饭洗衣,陪着毛毛一起吃饭。她把碗刷净,把屋子收拾整洁,便在毛毛的身边坐下来,两人依偎着聊天。小鱼儿让毛毛安心养伤,不要担心她,有他在这里陪着她,她会努力完成学业,待她毕业后,找份合适的工作,接着,他们就结婚。
  
  第二次,不仅是小鱼儿一个人,还带来了一个男孩,男孩眉清目秀,长着一副娃娃脸,十九或二十岁的样子。小鱼儿给毛毛说,这是她在学校认的兄弟,因为这小孩异乡求学,在此地无亲无故,加之与她投缘,便认了姐弟。末了补充到,在毛毛离开她去西安的时候,也是这个小孩一直在安慰鼓励着她,要不她真不知道怎么度过那段日子。毛毛听完,深受感动,拖着行动不便的腿,自己非要亲自下厨,特意做几样拿手好菜,招待这个男孩,以表感谢之情。吃完饭,小鱼儿把碗筷收拾干净,三人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毕竟是初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进人家的门,聊天时候,大多是毛毛和小鱼儿在说,男孩话很少。
  
  第三次,小鱼儿一个人来,进了屋,一番亲热后,她自去厨房择菜做饭。毛毛躺在床上,闲着无趣,心想拿手机玩会游戏,消磨时光。由于自己的手机还是两三百元的便宜货,也没有什么值得玩的游戏。他便把小鱼儿的包拿了过来,想着她手机上的游戏,肯定高级很多。毛毛从包里掏出他买给小鱼儿的手机,手机此时处于关机状态,他轻按一下开机键,屏幕便亮了起来。打开手机后,第一时间出现的是两条短信。看罢第一条,已是差点晕了过去。急不可耐地把第二条阅览完毕,整个人顿时木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是被谁从背后狠劲地敲了一榔头,胸闷气短,头脑晕沉,浑浑噩噩,摇摇欲坠。
  
  短信内容已记不清了,也不愿记清。大概是这样的写的:“老婆,我好想你,你在哪里?”“老婆,你怎么关机了呢?”!
  
  我无法想象他当时的心情,也不敢拿自己与他去作换位思考。因发这条短信的名字,赫然就是上次与小鱼儿一道前来看望他的那个男孩。他说,当时的自己,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杀的狠心那么强烈,四周模糊一片,眼泪已是流了下来,觉得这个世界离奇得无法让人接受,太没有意思。
  
  他颤抖地拿着手机质问小鱼儿,她愕然之下,低着头,眼泪就一颗一颗地滑落在白瓷地板上,很长时间的沉默哭泣,毛毛说,见此情景,他已经全部明了,她耐不住寂寞,禁不住青春男孩精致容颜的诱惑,感情出轨,欺骗背叛了他。后来,禁不住毛毛的追问,她才对他一一道出实情。原来,那位男孩也不知道他俩的关系,她对男孩说,毛毛是他高中时认的大哥。一切八九不离十地已在意料之中,但听她这样说完,坦白交待,一切果真如此。他恨啊,恨她骗他、欺他、辱他。他更恨的是,既已很久都在欺骗自己,为何现在的她,不狡辩,不继续欺骗下去。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她可以打死也不承认,可以找一些好的借口遮掩而过的啊,她这样做,至少能让他的心好过一些。
  
  简短的几句话说完,小鱼儿也收住了泪,抬起头来,双眼看着他。毛毛却哭了起来,别过头去,想看她,又不想看她,恨她,又爱她,想狠揍自己一顿,又想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光。低着头,步履踉跄地走到沙发前坐下,全身疲软地倒在沙发上,哽咽着喝到:“你滚,滚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世上情事,纷纭变化,冷暖自知。譬如一串葡萄到手,有一种人,专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总是把最好的留在最后享用。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却只有回忆。从恋爱到白头偕老,好比一串葡萄,总有最好的一颗,有的留着做“千里共婵娟”的希望;有的留着,却只能做“往事不堪回首”的记忆。“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他当时向我述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眼发红,眼眶里止不住地转动着泪水。而我心中的滋味,像是打了一个五味瓶同时还打了一瓶硫酸,一瞬间剧烈烧灼的疼痛、怒火、酸楚、无奈…,再加上被勾起了关于自己在情事上有些雷同遭际的回忆,想哭,哭不出来;想骂,也未曾开得了口。像许多住在孤岛上的人,心灵也仿佛一个无凑畔的孤岛。面西安哪里有好的癫痫医院对不符己意的现实,人作何种举动,已是无用。对,“这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无言以对。“旧约”书上说:“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他诉完这段情史,在这几分钟的时段里,脸上虽还有些悲戚未褪,但已是收敛了一时因激愤而失散的心神。两人相对,只是沉默着一瓶接一瓶地喝酒。让这辛辣的液体,蹿至体内,发挥它所具备的神奇的功效,且让人有力量突破内心所持的界限,去放肆,去任性…,让乐者狂笑,让悲者恸哭。让眼泪只因这麻醉而流,笑颜也只为这麻醉而开。红尘多可笑,且把欢乐醉中寻找。
  
  第二天下午,方才醒来,头昏脑涨。他早已起了,我向他稍作告辞,踽踽而去。
  
  自此一别,一路向北,历时已三年有余。几年后返家,与昔日同窗相聚,席中向身边的人问起他来,得知他已是事业有成,远离了这个城市,去到另一个城,在城里开了一个中档的饭店,苦心经营,一年的时间,找回了本钱,现今已是纯盈利时期。听完后,恰巧有两位已显失态的朋友,正较着劲争酒量深浅,两人已是连尽了两杯,这第三杯,非要大家作陪,满面红光地大嚷着集体“干杯”。我自将杯中酒注满添盈,心头无比畅快,高举酒杯,在大家喊出的“干杯,不醉不归”的此起彼伏的喧哗中,一饮而尽。
  
  假期结束,几天的车程,便已回到西安。某夜,与他通电话,他说自己今年就要结婚了。我说,这样好,早点完成终身大事,也不用自寻其它烦恼,可以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业。他嘿嘿地笑,说,只是我现今还没有对象。我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说,还没对象,你怎么就判定自己几年结婚。他在电话那一头也哈哈地笑,说,真的,我寻个合适的,只要两个人彼此间不讨厌,结了就是。接着,他浅浅地叹了口气,语气凝重地说,是的,因为之前的那一段铭刻揪心的感情,已把我的能量和热量都燃烧尽了,再也不会如此摆布自己了,回想这许久来,三四年的时间,心境却像老了二三十岁似的。结婚无需爱情,彼此之间不讨厌,就已够结婚的资本。我欲打破这沉闷伤感的气氛,调侃地说到,是啊,结婚就像是吃饭,尽管郝不饿,可进餐的时间到了。二人哈哈大笑。半个小时后,相互道了再见,便挂了电话。我在书桌前傻坐着,不想动弹。一炷香的时间,忆及还未曾动笔的日记,摁亮台灯,打开抽屉,拿出“急景凋零”的黑皮本,且在这白纸黑字间,作自己应作和想作之事罢。我想,人生在世,一切需要取舍。对这取舍,要有担当。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人的记忆,大多只有对身边的人与事,方能持久。人心各有天地。世间人与事,在这天地里沉浮。直至岁月流逝,轻者自升空为虚无,重者自坠地为坚实。当邂逅昔日之人,你记得他,他却记不得你,你费一番唇舌,勾引他的回忆,半晌功夫,他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尽管他会说抱歉抱歉,你却只能面呈桃花,心自伤神,因你把别人看得重,却遭到别人不公平的瞧得轻了。于是,当一切落花结果,忘记有时,记得有时,人心所持的亲疏远近、珍贵以及财富,亦只在记得与不记得之间罢了。­
  
  我正在试图解决这段时期内出现的所有的问题。它们包括凭证、物质、婚姻、精神、孤独、热闹…,这曾一度令我焦躁不安,但现已安定下来,一切都已经成了过眼滔滔的云共雾。过得去的,过不去的,都过去了。或许,将来还有很多不能臆猜的陌生的问题,在等待着与我相遇。我在看课本时,发现其中有许多精辟的见解,它们不仅仅适用于政治,还适用于整个社会及人的一生,其中一句即为“发现问题,认识问题,解决问题”。
  
  人活当下,需要自己通过深刻的反思和内省、依靠内心坚定的“克己”来抑恶扬善,并以此来寻求途径与答案。人也许在经历本身,就是在抵达答案。别人如果来作答,太轻易的结果,都不能算数。用阅人之术,断然而评,此等事岂可当真。人心虽小,内藏乾坤,看过来的眼光,自是千人千面,所以,别人口中眼里的自己,都不是真的自己,至少不是完整的自己,而只是一个完整体中的一小部分,只是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
  
  时间会给予最终的允诺,真正可贵的东西,终有一天会知道的。而前提是,一定要爱护自己。靠“克己”的作用,让自己保持洁净,因只有洁净之后,上天才会给予安排。面对一切现实,要自己心里释然。做任何事情,都不要钻那只小小的瓶子。看书写字,做一个普通的男子,心有甘愿,爱一个普通的女子,也被这女子所爱,有个小孩,三宅一生,就是这样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