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地图规范 > 正文内容

当爱被遮住了眼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0-10-20

  廖成勋和田可可分手的原因只有一个:他看见她,是‘鸡’。
  
  一年后的同一天,在同一家酒店外,廖成勋看见了同样的情况——田可可,浓妆艳抹,衣衫不整,从酒店里走出来,唯一和一年前不一样的是,她没有了灵气,只剩一副空壳。
  
  廖成勋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地上,踩熄。他走过去,挡在田可可面前。田可可有些惊愕,睁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表情很平静,呼吸却不。
  
  “有生意,做不做?”廖成勋面无表情,六个字却说得锋利如刀。
  
  田可可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而是叹了出来,接着想往廖成勋身旁走开。廖成勋张开手挡住,不让她走,却也不说话。
  
  田可可冷笑一声,脸上又回复平静,抬起头迎上廖成勋的目光,“有生意为什么不做?”
  
  廖成勋从没见过这样的田可可,肮脏,却倔傲。他不屑地笑了起来,“就是,有生意当然要做了。”
  
  他还想说写什么来讽刺田可可,他的前女友,他曾经深爱的女人,他大学生活的全部,他选择出国进修,逃避面对这里的一切的唯一理由,但田可可熟悉又陌生的脸最终让他哑口无言。他还爱着她,同时又恨她,所以他要报复,所以他问她要不要做他生意。
  
  而她竟然说有生意为什么不做,这是出乎廖成勋意料的,他只是想看见她不堪而已,但她似乎比他更有理,以至于他现在不知所措。廖成勋和田可可对望着,停在了原地。
  
  “成勋!”贤风的出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贤风和廖成勋是哥们,他们约好今晚帮廖成勋洗尘,因为今天是廖成勋从美国回来的第一天。贤风把车子停在路边,摇下车窗,“怎么约在这里见,我差点找不着你,可可?”
  
  “上车。”廖成勋下令,田可可疑惑,但最湖南癫痫正规医院后都上了车,去了KTV——廖成勋认为田可可经常出入的地方。
  
  田可可的确经常出入KTV,她学的音乐,唱功了得,大学期间一直在不同的KTV或酒吧驻唱,为赚取生活费和昂贵的专业辅导小课的费用。去年这天,她就是和她所驻唱的KTV经理去的酒店,那天是经理生日,员工们搞了个狂欢晚会,大家都被要求盛装出席,所以她浓妆艳抹。
  
  而那时候的廖成勋已经毕业工作一年,成为公司的重点培养新星,每天加班,几乎来不及打电话和田可可说晚安,但每次通话都让田可可辞掉兼职,他心疼她一个女生出入这些人员复杂的场所,但他又还没能完全支付田可可专业上的所有费用。
  
  那天他的一个项目策划终于得到认可,公司给了他额外奖励,虽然不多,但也够田可可无忧上一个学期的专业辅导小课了,他很兴奋,要给田可可一个惊喜,并可以理直气壮地让田可可不要再去那些地方工作了。谁知道他攥着兜里的几千块辗转了几个地方后,在酒店的门口看见了衣衫不整的田可可和她的经理,正往里走。
  
  廖成勋没有上去阻止,而是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直到田可可再次出现,这次她是一个人。廖成勋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走到田可可面前给了她狠狠一巴掌,抛下一句“贱女人”,扭头就走了。第二天,廖成勋接受了公司之前一直让他出国进修的提议,几天后,他就去到了另一片热土奋斗,直到今天才回来。
  
  KTV里,田可可一言不发,自顾自地喝闷酒。廖成勋也没笑容,一副见了仇人的表情。贤风本是话多的人,在这气氛下,也玩不开,给廖成勋说了几句洗尘之类的话以后,也加入到沉默的队伍中。后来坐没多久,田可可醉了,贤风也醉了,唯独廖成勋很清醒。
  
  廖成勋给田可可和贤风开了个房,把两人扔床上后就帮贤风开车回家了。他想这样也未必不好,本来是他要沧州青少年羊羔疯治疗田可可做他生意,但对着旧情人,他实在没有办法,做他哥们生意也不错。贤风也是他们大学校友,在校时就认识了,贤风和廖成勋同届,还没毕业就开始创业,现在已经是身家几百万的小老板了,自然不会亏待一个——小姐。
  
  只是他没想到刚才田可可在回答他的时候,那么淡定,就像不认识他那样,有生意就做了。廖成勋冷笑起来,笑自己傻,在外面进修的一年里,几乎把田可可想到疯,现在回来了,看到田可可真的就是他离开前所看到的那样,忽然感觉自己是个小丑,可笑至极。
  
  这夜他在贤风家里睡得极不安稳,辗转到天明的时候,发现贤风已经回到门外了,而且在门外坐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地上烟头丢了一地。
  
  “什么情况?”廖成勋和贤风坐在沙发上良久,还是廖成勋打破了沉默。
  
  贤风吸一口气,拨了拨头发,“我和可可……”
  
  “我知道,我帮你们开的房。”廖成勋很平静,看贤风垂头丧气的样子,忽然想起什么,“她不会是,有…病?”
  
  贤风听到这,忽然拍案而起,揪着廖成勋的衣领破口大骂,
  
  “廖成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田可可等了你一年,整整一年,工作也不好好找,就赖在原来那卖唱,我看了都心疼,你一回来就把人家推给别的男人,还是你兄弟,你对得起人家?啊?你个孬种!”
  
  贤风说完一拳头甩到廖成勋脸上,廖成勋往后跌了个踉跄,眼角立马肿了起来,还渗出点点血丝。廖成勋不明白贤风的动怒,也听不懂贤风说的话。
  
  “我怎么了啊?出去这一年我就好过了吗,我每天每天地想回来找她,昨天终于回来了,也终于看到她了,结果呢?你猜她怎么说来着,有生意为什么不做,她只把我当客人,你知不知道?”廖成勋也很恼火,因为田可可,他茶饭不成年人癫痫疾病患者会出现哪些症状思一年,回来才一天,田可可又把他和他兄弟弄成这样,他才应该发飙,
  
  “她已经不是那个看到温暖的小猫就会笑,听到悲伤情歌就会哭的田可可了,她现在就是一……就是……”
  
  “是什么?你说,你认为她是什么?”贤风把廖成勋拉起来,揪着衣领继续追问,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如果她就是你所认为的小姐,昨晚就不会是她的第一次,她也不会一直在我耳边喊你的名字,难道是我喝多了才看错,才听错的吗?那为什么后来我们都清醒了,她还是喊着你的名字,还流着你所认为的肮脏的眼泪?”
  
  贤风的话对廖成勋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他说田可可不是小姐,说田可可还爱着他,或者,是一直爱着他,只是他不知道,而他,则好像漏掉了什么信息,因为他所知道的和贤风所说的连接不上。他觉得一定是搞错的,但贤风气得涨红的脸,和他正高举的拳头,告诉他,贤风没有开玩笑。
  
  贤风还是忍住了这个拳头,并松了廖成勋,转身背对他,
  
  “去年,你一声不吭走掉后,田可可像个疯子一样,找到你公司,找来我家,还跑去机场守了一天一夜,我去强拉着她,她才回来的。我答应她要帮她向你解释清楚,你却玩消失,去了美国就杳无音讯了,三个月后才主动联系我,每次我一要提田可可,你就立刻挂电话,我只好打算等你回来了再告诉你……”
  
  原来那天田可可是帮经理女朋友搀扶经理去的酒店,经理的女朋友先进去登记开房了,而廖成勋只看到田可可和经理在一起的画面,他当然也不知道浓妆艳抹是生日晚会的要求。从酒店出来后,他连解释机会都不给的心狠,让田可可难过了好几天。田可可以为廖成勋会主动赔罪道歉,没想到空等之后得到的是廖成勋出国了的消息。
  
  田可可几乎崩溃了,就差没跟去美国解释清楚。贤风说那段日子,田可可课人突然倒地抽搐是什么原因不上,兼职不干,成天在宿舍待着,哭了又睡,睡了又哭。贤风知道后答应一定会帮她向廖成勋解释清楚,她才慢慢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
  
  后来田可可想开了许多,认为廖成勋只看了片面就否定了她,廖成勋也有不对。是的,廖成勋非常不对,田可可后来这么想。再后来,田可可冷静了,等待也开始变得麻木。没想到这次重遇,上天又和他们开了玩笑。
  
  又是经理生日,又是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画面,两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廖成勋一开口就是,要不要做他生意。田可可没想到廖成勋真能这样想她,她在他心目中真的就是一小姐,这让她本来已经凉了的心一下子贴入冰窟。田可可想廖成勋既然这样想她,那她就跟他玩玩吧,等他知道事实后,会后悔的。
  
  但田可可再恨廖成勋也没法强颜欢笑,只能用酒麻醉自己,然后就醉得不省人事了。而贤风也还没来得及向廖成勋解释这中间的误会,就已经躺在了田可可的身上,等大家都清醒以后,一切已经覆水难收。
  
  廖成勋没听完贤风的复述就冲了出去,他才意识到他所看到的、只剩一副空壳的田可可原来是他一手造成的,他误会了她,没道歉不止,还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现在居然还……他要找田可可,道歉,认错,长跪不起,什么都好,只要田可可能原谅他,但现在他连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了,又还能奢望田可可些什么呢?
  
  廖成勋最终没有找到田可可,因为田可可消失了。田可可对贤风说她要离开这座城,去漂泊,哪里都没有关系,只要廖成勋不在那就好。因此,廖成勋也带着一辈子的遗憾也离开了这座城,再次去了美国,并永久定居。而贤风后来也没有留在这座城,因为这里没有田可可,其实他没有告诉廖成勋和田可可,他喜欢田可可一年了,也是整整一年,但最终,他喜欢她,她喜欢他,他也喜欢她,只是,谁都没有和谁在一起。 

上一篇: 古城墙之旅

下一篇: 蝉的蜕变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