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令而行 > 正文内容

第六十九节 就这样确定?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0-10-20

  娶媳妇的问题,对于陈村长来说,虽然看起来是大事,但分明是小事,是不必考虑的问题,主要考虑到换届选举是当务之急,想尽快解除纠葛,使桃芳成为陈家名正言顺的媳妇以后,消除众人对自己的舆论和评价,再次争得民心,充分做好当选新一届村长的准备。?
  还有,对于已经失去支持的那一部分人,还要去收买人心,想尽一切办法作他们的思想工作,尽最大力量换取人心,因为争得人心,就是争得选票;争得选票,就是争得公章;争得公章,就是争得权力。?
  “照道理说,是不会的,我反复分析了,桃芳现在是无路可走,你想��?大毛是个病号,团团顾不得那么多,蛮二又不起什么作用,大毛一倒,整个桃家就彻底垮了,她还去靠谁,还不是你陈家做主?进而说,就是你陈村长掌握他们的命运。”?
  “哟,刘会计,你真行呀,问题看得准,完全是你所说的情况,说实在话,她桃芳成了我家媳妇,我不会亏待她的……”话越说越多,心情越来越高兴,陈村长正到兴头,只见阶阳上传来花瓶的声音,喊道:“吃饭了。”?
  陈村长听到花瓶一喊,就邀请刘会计进厨房……二人酒足饭饱,茶水又到,饭前谈了,饭后又谈,一直谈到下午才散去。?
  陈村长送走刘会计,返回自己的座位上,一切陷于沉思之中,时而喝一口茶水,总是回想与刘会计的谈话过程,对他的办事能力不得不再次作肯定,这个人的点子真多,反应很快,就拿桃芳之事来说,要凭我自己的能耐,是处理不好这些事情的,要不是他帮忙,恐怕要出大问题。当然,现在这事,算是天了地散,没有出大问题就是好事,我总算躲过了一场大难。?
  他又喝了一口茶水,小声道:“老刘呀,从我的内梅州市治癫痫病的方法心来说,真是佩服你,感谢你,但要说功劳,也不全是你的,应该说万医生也有三分之一。”
  “所以,我从中还得感谢万医生,他也帮了我一个大忙,不是他收拾大毛的话,那今天的结果就是两样,桃芳更不会成为我家的媳妇。万医生——噢——老表;对不起!我只能再次说一声——谢谢你了!”?
  万医生开过处方,将钢笔朝向桌子上一甩,又埋怨起陈村长来,道:“谁要你感谢,谁要你来找我,你死无出息的,我简直恨死你了,你自己办不了的事情,叫我来给你做,你当初为什么要找上门来,借我这把‘手术刀’去杀人,你更是没有良心的狗东西。”?
  “现在,我恨不得要杀你陈村长,要是你生病了,住进咱们医院来,我无论如何都要争当你的主治医生,不久让你死去,甚至死在大毛的前头,你信不信?”?
  “——陈皮,不要说我不认亲戚,不要说我无情,因为你太过分了,想来我只有这样做,心里才平衡一点,才对得起大毛,才对得起团团、才对得起桃家所有人,真的!大毛可怜,团团太可怜了,可怜天下这个有情人……”?
  在人生悔悟这座围城里,万医生越想越是难安,责怪陈村长的同时,就是责怪自己,心子像要跳出来一样,烦透顶了。一会儿,他又站起来,抽起一支烟,心里开始慢慢平静一点,可是没有平静多少时间,又开始问起来。?
  “现在,光责怪别人,有什么作用,又怪得了谁呢?当初为什么要听陈村长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一点脑筋就没有了吗?何不仔细想一想,医生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是什么?别人要我怎样做,我就怎样做,我的头脑到哪里去了?简直是一头猪,别人拉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我该死得了,早就该死得了!”?
周口市羊癫疯医院在线免费咨询   一会儿,他又拍了一下脑壳,心想,我真是糊涂,而且糊涂得很啊!我怎么糊涂到这种地步,如今到了这个分上,只能是怪自己,分明是自己杀了人,偏偏要去责怪陈皮……他刚想到这里,又听到背后有人在喊自己。
  今天早上的医药费又是万医生出的,团团对这份意外之情一直不理解,世间莫过于亲情、友情和爱情,从哪一个角度来说,都说不上,但他怎么总是这样做……散文?
  万医生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答案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如果他不说出来,这种感情的支付,在团团的心中,只能是一个迷,而且十分尴尬,十分难受,她曾经说过:“那些不明不白的事情,我绝对不能接受……”?
  在大毛的液体输完以后,团团才从枕头下边取出一个包来,将万医生出钱的那两张发票,进行仔细算了算,总共是283块5角钱。为了避免错误,她连续算了两次,最后确认,于是将钱数好,拿到万医生的办公室里去。?
  处方是万医生开的,钱是万医生出的,药也是万医生去拿的,为何又得发票落到团团的手里。原来,团团有所预料,害怕万医生跟昨天早上一样,又出钱开药……而自己再次想了想,还是不明白他的意图,当然内心实在不愿领他的情意。?
  于是,她起床以后,不等医生来查房,就去了万医生的办公室,可是没有想到,他比自己还要早,还要想得周到,将事先开好的处方,早就拿去交费,便将药送到护士房里去了。?
  面对二次支付,团团只是后悔,因为自己来迟了,没有办法,如果再说起这事,不过就是一阵推辞……所以,在万医生跟前,没有再说什么,只顾返回到交款处昆明市癫痫病那家医院好,查看处方,补开了发票。?
  万医生在交钱的时候,没要开发票,不是忘记,而是顾不上这些,良心悔悟与驱使,让他定要当这无名英雄,好像做得越是无名,就越是好,也许只有这样,心里更踏实一点。?
  万医生甩了烟蒂,转过身来,见是团团在喊,连道:“请坐,请坐!大毛液体输完了没有?感觉是不是要好一点……”一席以往从未有过的关切之话,让她感到非常吃惊,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她很是不习惯。?
  万医生看到团团手里拿着钱,有些不知所措,心想,以为是来另开处方,买药有别的用处,或者说办别的事情……?
  当然,他想去想来,最首要的、最害怕的,还是怕大毛死了,尽管大毛迟早是死路一条,但他希望能够多延长一些时间,以好再多出点钱,多补偿他(她),置于良心的天平上,在砝码的另一端死死地沉下去,这样心里要好受一些。其次,他害怕团团是来还钱,如果她谢绝这情意,心里将是更加愧疚。?
  当别人真正需要自己的时候,却抓不住机会,不去努力地付出,等到这种需要化为遗憾与失望时,又才去拼命地挽回,结果这种付出,却成了没有市场的垃圾,被人们扔掉,不愿留在世上、不愿现在眼前。此时此刻,万医生面对团团的到来,真的害怕,甚至身上不由自主,在不断颤抖,就像从前她怕他一样。?
  “谢谢你关心,万医生!大毛的液体输完了,也是刚才输完的……”就万医生的关心与礼貌,团团越是感到手脚无处。因为她很清楚,这种曾经有意找茬子,一吭二吼,不管不问,到精心治疗,细微关心,而且主动出医药费,礼貌待人的态度转变,纯粹是多余的,没有必要了,她感到十分不自在。?
  万医生心里更是一惊,癫痫病哪家医院权威看着她,眨眨眼,道:“你有什么事?”?
  “没有别的事,我是来还你的钱!”?
  “还钱?”?
  “是的!大毛的医药费。”?
  “我说算了!”?
  “万医生,怎么让你来出钱呢?”?
  “团团!我给你说过了,至于钱的问题,我不要你还,是我主动出的,也愿意给他出,既然这样做了,你就不要有别的想法,尊重我的意见,好不好?”?
  “不不,不……”团团说着,一边摆脑壳。?
  “这是我一份心意,也是我对他……”万医生如同五雷轰顶,碎碎裂裂,虽然嘴里在说话,但心里在流血,致使他再次无法平静下来。?
  “万医生!不不……”?
  “你还是拿去……”?
  “不能这样!”?
  “团团,你就让我做这点好事,行不行?”?
  “谢谢了,再说我手里也有钱!”?
  “我万医生不是说你没有钱,而是……真的,我求你,我求你了,我给你要这个人情,好不好?”?
  “给大毛治病,那是我的事情,无论说到哪里去,这钱都不能让你出,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给他出这点钱,是我一点小小心意,用不着还了,你就拿去吧,最好是买点东西给他吃……”?
  “太感谢了!万医生,大毛已经不行了,他什么都不需要了,最后只差一背黄土……钱在这儿!”团团说着,就将钱放到万医生的桌子上,便双手捂着眼泪出门。?
  “团团——团团——团团——你——你——你拿去……”万医生将放到桌子上的钱随手抓起来,一边喊,一边出门追去,但他的努力,永远就成了徒劳。 

上一篇: 我心深处

下一篇: 对不起・不该很想你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