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布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令而行 > 正文内容

冬天过去_故事

来源:清风雅布网   时间: 2020-10-16

  一,男生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修竹一时看得入了神。

  修竹终于做完了厚厚的一大本数学练习题,她揉揉酸痛的眼睛,抬起头来。恰好见一个背著书包的男生,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啪的一声,男生不小心把修竹放在桌上的书弄掉了,他轻轻弯下腰,帮修竹捡了起来,男生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修竹一时看得入了神。直到男生一句问温柔的对不起,修竹才缓过神来。修竹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男生朝她笑了笑,眼睛亮亮的。然后在修竹身后坐了下来。这时修竹才听清楚旁边女生喜悦的声音,“新转来的陈沐长得好阳光啊!”原来他叫陈沐啊。

  二,连修竹都感觉到了,这个男生好有魔力,连教室里的气氛都变得活跃了呢!

  对于高二下学期的学生来说,学业是相当繁重的。炎热的夏天,窗外的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着。大家都在教室学习,因为再过一段时间,他们马上就要升入高三了。可是,自从陈沐来了以后,一切都变得有点不一样了。陈沐人缘很好,男生们都喜欢在下午放学后和他勾肩搭背的去打球,就连平时在教室里,女生们也喜欢围着陈沐问问题。连修竹都感觉到了,这个男生好有魔力,连教室里的气氛都变得活跃了呢!

  三,一个干净的声音在修竹背后响起。,“于修竹,你等一下。”

  “叮铃铃”,晚自习终于结束了。数理化连上的课,让修竹的脑袋都有点发晕了。修竹快速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教室后面有一大群男生女生正在讨论假期游玩计划,修竹向来是不关心这些事的,自从初中父母离异后,修竹的性格就变得很安静,也不喜欢与别人交往。当她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一个干净的声音在修竹背后响起,“于修竹,你等一下。”说完便跳到修竹面前,修竹轻轻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来,原来是陈沐。“我们周末准备去海边,放松一下,你去吗?”男生的表情里满满都是期待,修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心想,自己和陈沐还没说上过几句话,也不是很熟啊。他怎么会邀请自己呢?陈沐似乎看出了修竹的犹豫不决,两个黑眉一挑,耍赖似的说,“你不说话就算默认了,明天早上10点,要来哦。”说完,便背著书包扬长而去。只留下修竹在原地发呆。

  四,海边的风很大,吹得修竹的眼睛涩涩的。她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脸湿湿的,全都是泪水。

  第二天清晨,修竹早早的就起床了。她翻出自己唯一的一条白色裙子,小心翼翼地换上去,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她瘦瘦的,很漂亮。但过了一会儿,修竹又把裙子脱了下来。这样反反复复了好几次,修竹最后还是又换上了平时的格子衬衫和那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修竹走到小区门口时,停了下来,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去赴约。

  修竹到达海边的时,大家都已经到了。女生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十五六岁的请问浙江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女孩子,正是处于人生的花季,无论美丑,打扮起来,都有一种青春飞扬的美丽。陈沐穿着一件白衬衫,被海风吹得高高鼓起,看上去英俊不凡。

  然后在大家在海边玩了一会儿,陈沐提议去给大家买冷饮。大家都一致同意,站在树下等他。过了一会儿,陈沐提着一大袋冷饮回来了。他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杯。轮到修竹时,就好像没看到她似的,直接递给了最后一个女生。然后就转身又离开了。女生们用炽热的目光望着修竹,修竹心里突然酸酸的,于是借口上厕所,逃也似地离开了。修竹沿着沙滩跑,海边的风很大,吹得修竹的眼睛涩涩的,她用手一摸,才发现脸是湿湿的,全都是泪水。如果在平时发生这样的事,修竹是根本就不会在意的,可就是在面对陈沐时,她心里为什么会这样委屈呢。

  五,天蓝蓝的,风轻轻的,还有鸟儿在枝头歌唱,男生和女生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美好。

  周一早上的时候,班主任把班里的位置调换了一下。因为陈沐成绩进步的很快,班主任就把他的位置调到了第二排。而修竹的位置也被换到了第四排。这样一来,修竹和陈沐的位置就隔得很远了。上课的时候,修竹望向那个挺拔的背影,心里就乱乱的。算起来,修竹也好久没和陈沐说过话了吧,其实陈沐来找过她,修竹猜他是想来问那天的事,每次都马上走开,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一天中午,修竹吃过饭回教室。她走到2楼的时候,看见走廊上有两个人趴在栏杆上说话。天蓝蓝的,风轻轻的,还有鸟儿在枝头歌唱,男生和女生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美好。修竹一眼就看出来了,男生是陈沐。正当修竹准备仓皇跑进教室的时候,陈沐突然回过头来,叫住了修竹。修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女生听到声音也回过头来,是隔壁班的班花岑雪。他们对修竹说,市里有一个音乐比赛,他们准备去参加,缺一个队员,听说修竹唱歌很好听,问她愿意来参加吗?修竹想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陈沐和岑雪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修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快答应,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确喜欢唱歌,也许更重要的是,是陈沐问的她。

  六,修竹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她一个那么有自尊心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开口对陈沐说,自己没钱买服装呢。

  升入高三后的几个月,修竹就一直忙着和他们排练。也许3人都怀有对音乐的热爱,排练起来也都格外的默契。平常时间里,陈沐和岑雪很聊得来,有时候陈沐也会问一问修竹的意见,修竹也会简单的回答两句。随着比赛时间的到来,岑雪提出了要买服装的要求,陈沐非常赞同。只不过当岑雪报出服装价钱的时候,修竹心里一紧,但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答应了下来。

  晚上,当修竹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洗碗。修竹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跟妈妈说。修竹想了又想,轻轻走进厨房。妈妈见修竹回来了,便说,“小竹,快去吃饭吧!待会该凉了。”修竹嗯了一声,然后小声说,“妈,我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们学校有个比赛,需要购买服装。"“哦,多少钱啊?”修竹小心翼翼地报出了那个数字,妈妈听到,手中的动作便停了下来,自来水哗哗地流着。然后修竹听到妈妈说,“小竹,咋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比赛你还是别去参加了吧,把精力都放到学习上去。”修竹心里突然一沉,还是答应了。转过身去的时候,两个大眼睛里,早已蓄满泪水。

  后来,修竹便对岑雪说,自己不想去参加比赛了。岑雪吃了一惊,便转身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陈沐和岑雪同时出现在修

  竹面前,陈沐的脸上爬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着急地问修竹。修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说,“我没兴趣,不想去参加了。”接着,修竹听到陈沐说,“我相信你不是这样做事有头无尾的人,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是没兴趣了,我想好好学习。”然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修竹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她一个那么有自尊心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开口对陈沐说,自己没钱买服装呢。

  七,修竹考完最后一科,走出教室,望了望远处的天空,眼前慢慢浮现出了陈沐的脸。

  后来的日子里,修竹就再也没见过陈沐。她也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里去,每天过得充实而忙碌。直到有一天,修竹听到同学说,陈沐和岑雪好像在比赛中获得了名次,被一起保送到国外的某知名大学去了。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如刀绞一般疼痛。以后的人生里少了陈沐,不能说没有遗憾吧,可那又能怎样呢!更何况她做出那样的事,陈沐肯定讨厌死她了。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高考不知不觉也就到来了。修竹因为平时学得很踏实,考试时心态也很好,所以应该可以上得了一本。修竹考完最后一科,走出教室,望了望远处的天空,眼前慢慢浮现出了陈沐的脸。

  当修竹走到一楼的时候,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在花坛边玩手机。修竹心里突然变得很紧张,想着会不会是他,那个人便抬起头来,果然是陈沐。他跑过来,没提以前的事,只是对修竹说,“考得怎么样?”修竹很奇怪,陈沐不是和岑雪去国外留学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修竹也没多问,因为她害怕听到陈沐和岑雪的事,只是说,“还行吧!”然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都是些不温不火的话题。后来,阵沐突然用眼睛直直地望着修竹,说,“修竹,我能不能……”,这时,修竹听到了远处妈妈正在喊自己,于是便打断了陈沐,“陈沐,我妈在等我。”陈沐垂下了双眼,把那没说出来的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有点失望的说,“你先过去吧,希望你以后一路顺风。”修竹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八,修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生,他的眼睛亮亮的,笑容好温暖,多像回忆里的那个人啊!

  修竹上了大学以后,参加了一些社团活动,也慢慢的学会打扮自己,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老气了。

  有一天傍晚,修竹像往哪家医院治疗顶叶癫痫病效果好常一样,和室友林绿图书馆学习。突然,林绿接了一个电话,便神神秘秘地要拉着修竹出去吃饭。走到下面,修竹看到广场上围着一大群人,突然,修竹听到有人说,“女主角来了。”正在修竹不明所以时,人群便自动为她让出了一条道路,修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林绿便索性过来把她推到了前面,修竹看见有一个捧着花的人站在那里,他的前面还点了许多蜡烛。男生走了过来,修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男生,他的眼睛亮亮的,笑容好温暖,多像回忆里的那个人啊!旁边围观的人迫不及待地喊出了,在一起,在一起。男生开口了,说,“于修竹,我是明溪峰。”修竹正奇怪,明溪峰是谁,又看见林绿在哪里做口势,修竹听明白了,她是说,就是林绿和自己参加的那个社团的社长啊!修竹好像有点印象了,男生接着开口说,“我注意你很久了,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修竹望着他,好像回到了高中时代,又看到了那个人,手便不由自主地接过递过来的花,人群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修竹和朋溪峰在一起后,感觉生活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他很照顾修竹,打水,买饭,当修竹生病时,他会温柔地把药喂到修竹嘴里。但修竹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但就是说不上来。

  有一天,明溪峰来找修竹出去散步。修竹感觉今天的他很奇怪,但也没多问。过了一会儿,明溪峰突然停了下来,对修竹说,“修竹,你是不是,是不是从来都没喜欢过我?”修竹蓦地怔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扪心自问,好像她和明溪峰在一起的原因,仅仅就是只是因为他长得像那个人而已了。明溪峰突然摇摇头,往后倒退了几步,“我早就感觉你好像并不喜欢我,可是我还是非常的喜欢你。只是现在,修竹,我们分手吧!”修竹答应了,对他说了一声对不起,只是感情里又有谁对谁错呢,只是爱与不爱罢了。

  八,修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苍老的面庞,心里突然有点动容,放下了一切。

  寒假的时候,修竹坐火车回家和母亲过春节。为了给妈妈一个惊喜,修竹便没有打电话告诉她。下了火车,修竹走到中学时代的那条每天必经到中江路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修竹接起电话,里面传来的是那个好久好久都不见过的父亲的声音,“小竹,你妈妈生病了,是癌症晚期,你快过来吧。”手机突然从修竹手里滑了下去,她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她很想哭出声来,可是嗓子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修竹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哇”的一声,眼泪顺着修竹的脸颊大滴大滴的落下来,砸到地上。路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修竹,修竹才不在意呢,她的世界都坍塌了,她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也不知哭了多久,修竹好像看见有一个人从马路对面穿了过来,轻轻帮修竹擦去了泪水,温柔地对修竹说,“别怕,还有我在呢!”修竹看不清他的脸,便晕了过去。

  当修竹醒过来的时候,她看见陈沐一脸焦急的坐在自己的身旁。陈沐握住了修竹的手,高兴地说,北京治疗癫痫医院哪里好“你终于醒了。”接着他又说,“今天是高中同学聚会,我们就在中江路对面的那个餐馆里。隔着落地玻璃,我好像看见有一个人在对面的马路边哭,冲了出来才发现是你。”修竹无力地点了点头,又听到陈沐继续说,“我都知道了,刚刚叔叔打电话过来,修竹,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去看阿姨吧!”于是,修竹就和陈沐一起去到了妈妈的病房。打开病房门,看到爸爸正坐在床迈给妈妈喂粥。修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苍老的面庞,心里突然有点动容,放下了一切。

  在妈妈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陈沐一直陪在修竹身边。有一天下午,妈妈看起来精神似乎格外的好,修竹和陈沐就坐在床边陪妈妈聊天。妈妈突然把他们俩的手放到了一起,对修竹说,“小竹啊,有小沐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修竹本想对妈妈说,她误会了。可是看着妈妈现在的样子,修竹真的说不出口。这时陈沐说,“阿姨,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小竹的。”说完,变把修竹的手放到了胸口,修竹感觉有一股暖流流过,舍不得抽开自己的手。

  妈妈看着他们,欣慰地笑了。

  晚上,妈妈便安静地离开了,她是微笑着走的。

  九,直到冬天过去,春天又还会有多远呢!

  后来的日子里,陈沐和修竹经常待在一起,只是谁也没有说出那句话。

  有一天傍晚,陈沐和修竹在海边散步,海水拍打着海岸,海鸥在天空中盘旋,许多穿着校服的高中生,骑着自行车从他们旁边走过,洒下了一路的欢声笑语。陈沐突然回过头来,深情地望着修竹,“修竹,我们在一起吧!”修竹的心中好像有无潮水涌起,但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高中的时候你为什么给每个人都买了冷饮,唯独没给我买呢?”“哈哈!你还在想着这件事啊。你不是吃不了草莓饮料吗,那时候我坐在你后面,看见你桌上的体检表,才知道你对草莓过敏。可是那家小店只有草莓饮料。我便准备先给同学们买过来了,再去更远的地方给你买其他口味的饮料。只不过那时候太害羞了,不好意思说出口,等我回来时你已经走了。”原来是这样啊,修竹心里泛起了一阵阵甜蜜的浪花,又接着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你不也喜欢我吗?我还没问你呢!”“你先说,不然我就不答应你了。”“好好好,我先说,我先说。大概,就是,从你坐在我前面安安静静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说完便过来紧紧(MEIWEN.COM.CN)抱住了修竹,在他们的身后,有着全世界最绚丽的晚霞。

  其实还有一件事是修竹不知道的,那年夏天,陈沐并没有和岑雪一起去国外,而是为了修竹,参加了高考。那天他本是准备对修竹说,自己能不能和他上同一所大学。可是却因为时光开了个玩笑,没有成功说出口。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和修竹,还有一生的时间呢。

  直到冬天过去,春天还会有多远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ctnh.com  清风雅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